白焰tyd

(假装)很深沉的杂食党。

男孩子这个物种对我来说是不需要看脸的。
男孩子应该有的特质大概是
挽起的衣袖,干净的笑容,漂亮的锁骨腕骨脚踝
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对理科不明原因的擅长
整齐或东倒西歪的字
身上总有一种清新的香气
细瘦的腰部轮廓,掰手腕之王
看上去弱不禁风但在炫耀肌肉时总会吓人一跳
对自己的弟弟妹妹超级温柔
但总是欺负自己周围的小姑娘
喜欢做一些幼稚的恶作剧
有些时候会很正经
容易害羞但特别逞强
所以说有了这些特质要脸干什么。

健气开朗阳光受
高高瘦瘦,手臂有肌肉线条
小麦色皮肤,黑发棕瞳
总是笑嘻嘻的,没心没肺
热衷于运动,成绩很差
人缘好,跟谁都能很快成为朋友
脾气巨好,劝架担当,老好人
不过在打球的时候会认真起来
朋友被欺负会一秒收起笑容,杀气腾腾
经常被很多人表白
被表白只会挠头说谢谢
处男
看上去很单纯但实际上心里有数
无视攻的心意,把攻的表白当做玩笑
被囚禁

【酥糖】失忆

*重度OOC
*失忆梗
*幼儿园文笔凑和看吧(ಥ_ಥ)
—————————————————
  唐山海是在一个巷子里发现不省人事的苏三省的。
  此时的苏三省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阴狠模样,精致的脸因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苍白。
  缓慢的举起枪,唐山海眼里划过一丝杀意。手指轻放在扳机上,这时,苏三省突然出声了。
  他口中喃喃地道:“唐队长……苏某……”
  唐山海突然就不想杀他了。
  收回拿枪的手,对身后手下吩咐道:“带走。”
  “是。”手下虽感诧异,但也只能照着他的话去做。
—————————————————
  唐山海并没有将发现苏三省的事上报,而是将苏三省带回了自己的一处别墅。
  苏三省是在第二天下午醒来的。
  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饿……”
  唐山海挥挥手,便有下人将熬好的粥端了上来。
  “你……”苏三省看向唐山海,眯了眯眼睛,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苏队长可是有话要说?”唐山海微微扬起眉毛。他倒是想知道,苏三省若是知道唐山海救了自己会作何反应。可接下来苏三省的回答却让他始料不及。
  “你是谁?”苏三省露出了迷茫的眼神。
  “怎么?苏队长这是失忆了?”唐山海的语气中带上了些许调侃。
  “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苏三省苦恼地皱起了眉。
  唐山海并不意外。苏三省会耍花招是正常的事,毕竟任谁面对死亡都会选择逃避的。
  更何况他这个小人。
  起身走出房间,徒留苏三省一个人对着一碗粥发呆。
  显然,唐山海对苏三省的话没有半点要相信的意思。
  他加派了人手,防止苏三省逃跑。
  剩下的……反正他也折腾不出来什么事,那么,就这样吧?
  那之后,唐山海又见了几次苏三省,每次苏三省都是一如既往的迷茫表情,可见到唐山海后总会条件反射般露出笑容。
  看着苏三省眉眼弯弯的样子,唐山海不禁有些疑惑。
  为了一条命,有必要这样出卖自己的尊严吗?
  唐山海这样想着,也这样问了出来。
  不想,苏三省依旧一脸迷茫:“为了一条命?有人要杀我?”
  唐山海盯着苏三省的眼睛,似乎要望透他这个人。
  那双眼里本应有嗜血的色彩,可此刻的苏三省眼中,只有迷茫,疑惑,和……信赖。
  唐山海突然觉得,或许,苏三省是真的失忆了呢?
——————————————————
  苏三省又在吃东西。
  最近唐山海特别喜欢看他吃东西。他的嘴巴总是塞的鼓鼓的,像是仓鼠一样。
  不知何时起,唐山海对他的厌恶早已消失殆尽。
  或许是因为失忆的缘故,此时的苏三省只信任唐山海一个人。不论他说什么,苏三省都会照做。
  唐山海留在别墅的时间越来越长,对苏三省的防备也早已卸下,有时甚至与苏三省同吃同住。
  这天,唐山海回到别墅,看到苏三省熟悉的笑容,神情不由得温柔起来:“吃了吗?”
  “没有啊,等你呢。”苏三省笑着说。
  “那就一起吃吧,吃完也好早些歇息。”
——————————————————
  吃完饭后,唐山海回到房间躺着。
  房门悄无声息的开启,苏三省蹑手蹑脚的走到唐山海床边,轻轻平躺在他身边。
  “怎么,睡不着?”有力的手臂环住苏三省,耳畔响起了那人悠扬的声音。
  “想你了。”苏三省往那人怀中靠了靠,听到了那人满意的轻笑,“睡吧。”
——————————————————
  午夜时分,苏三省轻轻睁开了眼睛。眼中的迷茫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嗜血的光芒。
  唇角勾起一个弧度,轻启薄唇,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呵……唐队长,苏某对您……”
  “倾慕已久。”